2013年8月31日 星期六

林全/總預算案凸顯財政困境


林全/總預算案凸顯財政困境  2013/08/26
◎林全/台大經濟系教授
台灣的財政赤字嚴重,已經是社會共識。但赤字到底嚴重到甚麼程度?或者何時或是否會出現失衡危機?往往眾說紛紜。我們從日前行政院通過的明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內容,也許可以看出端倪。
這次通過的明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,歲入減少,歲出增加,財政赤字由今年的一七四三億元增加為二○九九億元。但更嚴重的是,實際的財政赤字並不只表面的二○九九億元,還應該包括政府釋股給政府代管的郵政儲金、勞退基金及勞保基金等三大基金,共計六二一億元的釋股收入。
這些釋股收入,等於自己賣股票給自己。這種預算編列方式,應該史無前例。姑不論其適法性如何,但已足以顯現國家財政惡化,開始邁入另一階段。
為什麼政府要釋股給三大基金,而不透過市場釋股。表面的理由是洽特定人釋股,可以避免衝擊股市。但洽特定人釋股的對象,可以是其他法人機構,為什麼要鎖定政府掌控的三大基金,這才是關鍵重點。
政府欲售不宜出售的持股
原因是政府釋出的股票,是台積電、中華電信、中鋼、兆豐金、合庫金與台肥等,都是策略性持股。政府在這些公司的持股足以影響公司經營權,甚至整體經濟安定。所以這些股票都是目前不宜出售的持股。
政府不宜出售的持股,如果非要出售,當然只好出售給自己掌控的三大基金。如此既可以取得出售收入,又可以避免經營權受影響。
這樣的安排看似巧妙,但卻凸顯幾個問題。首先,按照證券主管機關的規定,投資法人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,應以投資為目的,不應介入公司董監事選舉。但目前 除了台積電,其他前述出售持股的公司,都是由公股掌控經營權。未來如果政府成為小股東,卻依賴三大基金持股在公司董監改選時維持公股經營權,則明顯不符合 現行規範。屆時主管機關要如何自處?
基金管理人面臨利益衝突
其次,三大基金的投資操作目標,應該是保障基金受益人的最大利益,而不是保障政府持續掌控所投資公司的經營權。因此就算是長期投資,也不能保證三大基金不會視外在因素,隨時有出脫持股以保障受益人利益的需要。故政府做為基金管理人,難免面臨利益衝突的質疑。
最後,政府預算編列已經到了不宜出售的持股,也要設法出售的地步,其山窮水盡的程度可想而知。會走到這步田地,其實和近年來政府支出大幅擴張,但稅收卻未相對成長有關。
下年度的總預算案雖然宣稱規模微幅成長,但總支出已高達一兆九四○七億元。與二○○八年開始執政時的歲出決算一兆六一七六億元相比,增加了三二三一億元。 但同一期間的稅課收入,則由二○○八年的一兆二四二九億元,到下年度稅課收入預算為一兆二七一三億元,僅增加二八四億元。稅課收入與支出差距惡化,約達每 年三千億元。
主計總處和財政部要在這樣的困境下編列預算,想必已是無計可施。

社論─以製造民生痛苦為快樂之本


社論─以製造民生痛苦為快樂之本  2013/08/30
儘管民意反彈,經濟部日前仍宣布十月如期調漲電價。馬政府去年原本要一次大漲電價,但因社會強烈反 對,被迫改為三階段實施,十月調漲是第二階段。不過,三階段調漲的社會共識是台電應做好改革,如今這一前提仍屬「沒影沒隻」,經濟大環境也不好,當局卻執 意調漲,在野黨反對自不在話下,即使執政黨立委也拒絕背書,立院經濟委員會召委黃昭順更揚言要提案凍結台電預算。
當局執意提高電價,理由多 如牛毛︰「電業永續經營」、「價格合理化」、「回復正常機制」、「台電免於破產」,甚至搬出「經濟轉大人」、「長痛不如短痛」;馬英九總統連在國外訪問也 不忘強調台灣電價比各國都便宜。除了經濟理由,據報導馬政府還堅持,漲電價是行政權,不是立法權,「如果這次再退讓,以後要怎麼執政?」
既 然把漲電價提升到執政權保衛戰的層次,當局對於即使是同黨立委體恤民間疾苦所做的決議,例如「經濟成長率連續三季超過三%才漲電價」,都視同無理侵犯行政 權。於是,在總統府拍板定案之前,儘管立院黨團無人願意背書,當局仍執意照漲。其手法之粗暴,有如同黨立委所抱怨,「行政部門霸凌黨團,還要立委當墊 背」。
誠然,社會普遍反對和朝野立委反彈,的確迫使當局微調了漲價方案,對家戶月用五百度及商用一千五百度以下不調價,對用電中大戶漲價幅 度也略減,以降低衝擊,並預期為台電營收增加五百億元。當局並引據研究機構數字,強調對經濟成長與物價負面影響不大,試圖告訴民眾「我漲價,你放心」。
然而,從去年春天油電雙漲的教訓,我們仍必須站在一般庶民和經濟社會整體立場,對此有所質疑。
首 先是漲價的時機。馬政府顯然認為,漲電價由於「顧人怨」的本質,沒有對的時點,因此不惜硬幹。不過,去年油電雙漲,導致萬物齊漲的殷鑑不遠,馬政府可以不 恤民間痛苦,庶民至今記憶猶新。尤其今年十月,已知的除了電價上漲,還有高鐵票價調升,往後如國內航空、台鐵、風景區收費,乃至於新版油價公式,都將陸續 造成價格攀高,帶動物價上揚,不但讓百姓荷包失血,還抑制民間消費,打擊原已欲振乏力的經濟成長。油電上漲拖累經濟成長的失敗經驗,不應重演。
尤 有甚者,現今經濟成長遲滯已經導致薪水不進反退,且一退十六年,此時再以提高電價帶動物價全面上揚,對升斗小民來說,不啻蒙受收入減少和支出增加的雙重打 擊。馬政府或自認微調電價方案可降低八成民眾衝擊,卻不能無視物價、消費和經濟成長負面連鎖效應對人民所造成的痛苦。況且就本質而言,不論台電經營不善或 振興整體經濟無方,冤有頭債有主,必須承擔責任的是國營事業和馬政府,如今卻盡由人民買單。電價上漲激發廣大民怨,癥結在此;此連執政黨立委都感同身受, 只有與民眾脫節的高官仍在雲端之上高來高去。
再就最基本的台電改革來說,當局這次調漲電價,顯然只因十月預定期程已到,不得不漲,對各方所 詬病的台電經營管理全無負責任的交代。台電以實收資本額三千三百億元居國內事業龍頭,幾乎壟斷從發電到輸配電過程,其經營管理績效屢受批評,不論投資與設 備使用效率、備載容量過高、輕忽能源多元發展,乃至於被指向民間電廠購電利益輸送、員工福利浮濫等諸多問題,都未因此次電價上漲同時向社會有負責任的說 明。從而,公眾所看到的,只是「漲價等於改革」、「全民補貼台電」的陳腔濫調,去年演了一次,如今再來,台灣人民豈能接受!
我們因此希望國會,善盡為人民把關的責任,對提高電價方案及台電改革做好監督工作。被霸凌還當墊背的立委,會讓人看不起,立委諸公應即自立自強,強力與人民站在一起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大家都在當皇帝
圈養